独家解析:三任昆明市委书记缘何都倒下了?

今日下午,云南省纪委发布消息: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至此,一年内,昆明三任市委书记接连被查。

高劲松

任职8月未能进入省委常委

高劲松,1963年生,云南泸西人。1980年,17岁的高劲松就参加工作,此后一直在云南省内工作,是本地成长起来的省级干部。

2014年7月12日,中纪委宣布: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原市委书记张田欣,涉嫌违纪被免去省委常委、委员职务。

2014年8月28日,昆明市召开干部大会,任命此前担任曲靖市委书记的高劲松,担任昆明市委书记。

然而,在任不到8个月,高劲松即被接受组织调查。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进入省委领导班子、担任省委常委是“惯例”。但任职8个月,直至被查,高劲松一直未能进入云南省委常委,成为一个特例。

张田欣

任职2年半 被查降为副处级

在高劲松之前,任职昆明市委书记的是张田欣。

张田欣,1955年生人,云南江川人。张田欣的仕途履历也一直在云南。从云南省江川县三街中心小学民办教师起步,在玉溪、易门、文山等地市县“转战”多年,1997年42岁时起任云南省玉溪地委副书记,成为厅局级官员;2006年51岁时进入云南省委领导班子,担任云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 长。任职云南省委宣传部部长5年后,张田欣于2011年12月接替“明星官员”仇和,起任昆明市委书记。

2014年7月12日,任职不到3年,张田欣因涉嫌违纪,被中央免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委员职务。

跟令政策等此前众多被调查的高官相同,张田欣被免职的前三天,还在“正常工作”。

初步统计,张田欣系2014年第二位中纪委未通报调查,先被中组部宣布免职的省部级官员。此前一位为江西原省委常委赵智勇。有专家表示,“免职”严格意义上只属于干部任用的组织措施范畴,不同于“立案调查”、“双规”。

随即,7月16日,中纪委对张田欣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中纪委通报称,经查,张田欣失职渎职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其行为构成严重违纪。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张田欣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收缴其违纪所得。

仇和

任职4年 今年两会后“高调”落马

今年3月15日,李克强总理记者会结束后不到20分钟,一条爆炸性消息吸引了公众视线——仇和落马了。

中纪委网站消息,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曾高调亮相在公众视野中的仇和,以同样“高调”的方式落幕。

仇和,1957年生人,江苏滨海人。1982年参加工作,一直到2007年,一直在江苏省内工作。从江苏省农业科学院植保所科研人员、院团委书记开始,仇和用了25年的时间,升至江苏省副省长。

2007年12月,调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在此任上,仇和工作了将近4年。2011年11月,仇和任云南省委副书记。2011年12月起,不再兼任昆明市委书记。

“我到昆明工作,人地两疏,和大家无亲无故;从未共事过,与大家无恨无怨;只身一人,无牵无挂;所以,工作一定能无恃无畏。”2007年12月28日,新任昆明市委书记的仇和在他到昆明的第一次大会上用“八无”感言的方式,来表达反腐的决心和力度。

从江苏宿迁市起步,到云南高原执政,仇和被称为“最富争议市委书记”,也成为“另类官员”的代表。他的改革措施、做事风格和言谈,始终伴随争议。舆论两极分化,有百姓感激他“铁腕治城”所带来的收效,有学者赞同其“以人治推动法治”的理念。

但质疑者认为,仇和“任性”的背后,隐藏着不受监督的权力和腐败。一名宿迁官员曾言,“我们早预感到他要出事,但没想到会在这一天”。

今年两会云南团的小组讨论会上,仇和说:“我们这种体制,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应该是世界上最廉政。”而就在仇和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当天,他的名字还出现在《云南日报》的头版。

十八大后7名省会城市市委书记在任上落马

在外界看来,“省会书记”目前已成为落马官员中的“热门岗位”。

据统计,十八大后,已有7名省会城市市委书记在任上落马,分别是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及其前任张田欣、西宁的毛小兵、广州的万庆良、太原的陈川平、济南的王敏和南京的杨卫泽。

而高劲松今次被查,也使得前不久刚刚补齐的“省会书记”再度出缺。

新浪新闻

编辑:SN048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关于与崔永元老师的辩论

最后,我还是决定参与这次辩论。在此之前,崔永元约辩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未得到回应,被视为又一次胜利。今年注定是转基因的科普之年,在长期充斥各种低级谣言、偏见与误导之后,中国的转基因舆论场需要变得更科学、更文明,需要这样的一场辩论来辨析转基因舆论中的理性与逻辑。


中国游客真的那么不文明?

也有一些所谓“不文明现象”,其实是某些国内“思想家”臆想的“洋规矩”,对这类“民族劣根性”的“反思”、“批判”,通常是国内热火朝天,国外却莫名其妙。


医疗费跑赢GDP是社会之耻

20多年来,我国医疗费增长率基本都维持在14%以上,这个速度不仅远超了GDP增长率,更远超了国民收入增长率。国人的人均收入每年都在增长,却发现看病的负担越来越重;近几年来,医保覆盖率达到95%,却发现扣除医保报销部分之后,仍然要支付很高的医疗成本。


我为什么不研究学区房?

经常有人问,某某学区房怎样?我一般回答他们说:我不研究学区房,因为学区房不是房地产概念,而是政府配额的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