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社会抚养费3年收2.564亿 官方称全缴国库

南都讯 记者李鹏 社会抚养费一直是各界关心的问题,究竟收了多少?这笔钱又用到哪儿去了?很多市民虽然交了这笔钱,却无从了解这些问题。11月27日,惠州市旅游局局长黄细花等6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向全国人大发出建议书,建议取消征收社会抚养费。昨日,南都记者从惠州市卫计局了解到,从2011年到2013年,惠州市共征收了社会抚养费2 .564亿元。

人大代表建议取消征费

今年11月20日,国务院法制办将国家卫计委送交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送审稿)》(以下简称《条例》)公开征求民众意见,引起各界密切关注。

11月27日,惠州市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与另5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建议取消社会抚养费(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超生罚款)。黄细花等代表在建议书中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只是“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并未“禁止”一对夫妇生两个以上的孩子,“我们认为,征收社会抚养费是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

本地网友大多支持取消

这一提议引起了众多媒体和市民的关注。作为惠州本地的人大代表,黄细花的这一提议在本地网络论坛上引起了热烈讨论。网友“gracebb”在西子网论坛发起“对于支持还是反对取消社会抚养费的投票”,截至昨日下午6点共有174人参与投票,其中96 .55%支持取消,只有极少部分人反对取消。

网友们普遍关心的是,究竟收了多少社会抚养费?相关费用又作何用途?对此,南都记者从市卫计局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2011年- 20 13年,惠州全市征收社会抚养费2.564亿元,全部缴入国库。

对于目前惠州市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卫计部门表示,按照标准对于超生一个子女的,对夫妻双方按当地县(区)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额为基数征收三倍以上六倍以下的社会抚养费。


“少年不可欺”回应炒作质疑

《当少年不可欺》这篇文章开始在微信朋友圈里热传的时候,又有人开始质疑这篇文章的作者NIKO在炒作了。一个敢于和优酷、陌陌做对的90后会是什么样子?他为何要掀起这样一场网络战争?昨天,“很社会”对他进行了专访。


传统媒体的自杀与他杀

传统媒体无法赶上新媒体的技术优势,这不可避免;但在这场传播主导权的竞争中,传统媒体却未能守好传统的优势,是不可原谅的。传统媒体当下的生存困境,很大程度上不只是他杀的结果,也是一个自杀的过程。


火车票退票免费又是花瓶新规

事实上,在铁路系统“分家”之后,铁路各家围绕自己的职能职责,在各环节都有相应的改观,此次的火车票预售、改签、退票的新规,也是在进行相应的探索。但是,铁路系统的一些细节改革步子显得太小,还在于一些改革触动了部门利益,不愿舍弃不合理的利益


美国人如何攒够100万元养老

在美国即使年薪超过10万美元以上,有着良好的职业的人要想在退休前为养老积攒下100万美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攒出100万美元的养老钱也需要节衣缩食,牺牲一些昂贵的享乐活动或外出旅行。然而对于普通人而言,退休前积攒100万美元的养老金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