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将可自主转让或作价投资科技成果

本报北京2月25日电(记者王亦君)在今天召开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上,国务院提交了关于提请审议科技成果转化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简称草案)的议案,这是科技成果转化法近20年来首次修改。草案规定,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高校对其持有的科技成果,可以自主决定转让、许可或作价投资。

科技部部长万钢向与会全体出席人员作了关于草案的说明。他说,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科技体制改革的深入,该法有些内容已难以适应实践需要,科技成果供求双方信息交流不够通畅,企业对科研机构取得的科技成果信息缺乏充分了解,影响科技成果转化;科研机构和科技人员的考核评价体系以及科技成果处置、收益分配机制没有充分体现科技成果转化特点,对科研机构和科技人员的考核评价存在重理论成果、轻成果运用的现象,国家设立的科研机构处置科技成果所得收益须按规定上交财政,且审批手续繁琐,影响科研机构和科技人员积极性发挥;科研的组织、实施与市场需求结合不够紧密,产学研合作落实得不够好,现有科技成果与企业需求有差距,企业在科技成果转化中的主导作用发挥不够。

万钢介绍,此次草案的修改思路是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促进科技成果资本化、产业化的总体要求,主要把握以下几点:一是增进社会各界对科技成果信息的了解,完善信息发布;二是充分调动科研机构转化科技成果的积极性,增强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从事科技成果转化的动力;三是强化企业在科技成果转化中的主体地位,充分发挥企业作用,推进产学研合作;四是创造良好的科技成果转化服务环境。

草案第十三条规定,转化科技成果获得的收入全部留归本单位,在对完成、转化职务科技成果作出重要贡献的人员给予奖励和报酬后,纳入本单位预算,用于科学技术研究开发与成果转化工作。草案还为加大奖励力度留下空间,允许单位可以自行规定、约定给予科技人员奖励、报酬的方式和数额,没有约定的则按法定标准。

(原标题:高校将可自主转让或作价投资科技成果)


一个农妇眼中的中国农村

一日饭后,饭桌上,与岳母聊家长里短。主要是她说我听,她用罗田方言(鸟语花香之“鸟语”),我用标准普通话。我听不懂的,她就重复一遍。聊完一想,这些话题,虽是家常,源于村邻亲属家庭琐事,但又极有普遍性,件件事关国家大事(如留守儿童),乃至国际大事(如全球金融危机)。


反驳对虐恋充满偏见的文章

看到一篇写电影《五十度灰》观后感的文章,谈到了人们还比较陌生的虐恋,其中充满了对虐恋的偏见,全是道听途说,想当然尔。由于对虐恋这一社会现象做过深入的社会学研究,并出版过研究专著《虐恋亚文化》,我感到了一种挑战,如果不出来辩解几句,难免以讹传讹混淆视听。


记住这个春节的变与不变

超过30多亿人次千里迢迢奔回老家只为和家人团聚三五天的事实,体现的就是春节的凝聚力。这种凝聚力之所以如此强悍,因为春节永远是东方文明的一个最重要的情感寄托与精神载体。这一点,是永远也不会发生改变的。


被时间打败的故乡

时间就这样打败了他们这代人,也打败了故乡吐故纳新的能力。我一度以为,逃离农村的人们会摆脱被打败的命运。她不知道,在故乡被时间打败之后,我和她都将成为回不去故乡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